新葡亰1495app > 新葡亰科学 > 今年的诺贝尔奖,好是好,有个小遗憾!
今年的诺贝尔奖,好是好,有个小遗憾!
2019-12-12 16:57

图片 1

原标题:今年的诺贝尔奖,好是好,有个小遗憾!大家在电视上、各种广告里看到很多“诺贝尔奖”级的保健品,都是能治百病的,其实是夸大其词。感觉已经不会再爱诺贝尔奖级的药了!直到今天,美国免疫学家詹姆斯·艾利森(JamesAllison)和日本生物学家本庶佑(Tasuku Honjo),获得了2018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,因为他们的研究对肿瘤免疫治疗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1不知道艾利森是谁的同学,先看一下他的车牌吧:艾利森的车牌上这个CTLA-4,就是他的主要贡献。CTLA-4是一个重要的调节免疫功能的蛋白,第一款肿瘤免疫治疗的药物Y药,就是一个CTLA-4的抗体,晚期黑色素瘤患者注射使用这个药物后,整个身体对癌细胞的免疫抵抗能力提高了,临床试验里显示出生存期大大延长。所以说,艾利森是比较有名了,很多同学在各种会议上都跟艾利森有亲密接触。猜一下照片上谁是诺奖得主2016年 ICI会议 而本庶佑,则首先发现了免疫细胞上的PD-1,这个分子和PD-L1表演的二人转,让癌细胞躲过了免疫系统的监管。如今,美国FDA已经正式批准了六款PD-1/PD-L1的抗体药物,用于治疗各种癌症!其中的O药和K药,已经在中国正式销售了。看到这里,有的人会表示不解:“提高免疫力、防癌抗癌”这样的说法,大家都懂啊,很多保健品的“功效”,也都是提高人体免疫力嘛。这个理论一点新意都没有,为啥这两人能得奖?简单一点说,“提高免疫力、防癌抗癌”,这就是一句口号,如果喊口号就能获得诺贝尔奖,那艾利森和本庶佑之前都排了几百号人了。比如要实现一个理想,空喊一下“各尽所能,按需分配”,这理想就能实现吗?艾利森和本庶佑的研究却不同,是实实在在为提高抗癌的免疫力找到了具体的办法,而且相关药物的效果也获得了临床试验的证明,真的给癌症的治疗带来了革命性的进步。目前,有超过160 个肿瘤免疫治疗抗体在进行临床或临床前研究,截止于2017年9月,总共有1105个临床试验在进行,目的是研究这些抗体是否可以和其他药物一起更有效地抗癌[1]。感觉这肿瘤免疫治疗就是一趟开往春天的列车,如果诺贝尔奖不能上车,那感觉是诺贝尔的损失。2那为什么说有遗憾呢?因为领这个奖的人少了点,比如说一个中国人:陈列平。本庶佑虽然最早发现了PD-1,但是一开始怎么样利用这个信号通路为人类的健康做出贡献?那是两眼一抹黑。而陈列平发现了PD-L1,实实在在指出了PD-1/ PD-L1是肿瘤细胞调节免疫监控的主要机制,并且证明可以用抗体来阻断PD-1/PD-L1的二人转,来对癌症进行免疫治疗。CTLA-4基因也不是艾利森发现的,艾利森的的研究也是指出了抗癌的操作性。所以,艾利森和本庶佑得奖了,而陈列平和发现CTLA-4基因的人没有得奖,是不是有点怪怪的?遗憾归遗憾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诺贝尔奖有个外号叫炸药奖,评审委员会由挪威议会任命。好几年前,就因为炸药奖评审三观不合,中国把瑞典三文鱼都换成虹鳟了,现在都没缓过气来,要抗议也实在找不到撒气的地方。如果不能抵制,那我们做科研的同学,需要好好想一想如何才能避免和这个奖错失交臂!当然了,这里只能抛个砖:不能只是埋头干科研,还要学会让学术界更好了解自己的工作。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只有5人,但是给委员会推荐提名的有100多人。中国人做生物的很多,但是因为入行的时间关系,有提名资格的不多。所以,能不能在正确的地方、用正确的方式、给正确的人正确讲述自己的发现,这其实是一个关键;要严肃对待专利保护。本庶佑做了早期基础研究,虽然没有参加之后的临床试验,但他是利用PD-1/PD-L1抗体进行免疫治疗的专利发明人[2]。正因为如此,相关的药物上市销售,都需要获得本庶佑专利的授权。相比之下,陈列平发现了PD-L1,甚至首先发表了使用单克隆抗体阻断PD-1/PD-L1以治疗癌症的实验结果,并在此后发起并参与了临床试验,但是他没有关键的专利。同样,早前发现CTLA-4基因,或者发现抗体可以阻断CTLA-4功能并增加免疫反应的科学家,都没有申请专利。3在没有获得诺贝尔奖的时候,肿瘤免疫治疗就已经很火了,如今炸药奖更是火上加火!但是,这其实带来了一个大问题。中国据说有大大小小50~100家公司在做PD-1/PD-L1抗体,可以肯定地说,搞出几个国产的抗体是有必要的,但是需要那么多吗?从社会效益上看,如果竞争能把PD-1/PD-L1抗体药物的价格拉下马,那也是极好的,但是,对于抗体药,即便今后中国生产厂家有VC银翘片的厂家那么多,价格也不可能是银翘片的价格。而且可以预见,中国药监局不可能批准太多的PD-1/PD-L1抗体药,这意味着很多项目都是凑个热闹而已。中国要做制药强国可以理解,但是把投资重复投在PD-1/PD-L1这样的热点,那只是烧钱,根本达不到目的。如果一直走这种“山寨”王的道路,再过几时年,诺贝尔奖是别人的,连诺贝尔奖推荐人也都还都是别人的。1. Tang, J., A.Shalabi, and V.M. Hubbard-Lucey, Comprehensiveanalysis of the clinical immuno-oncology landscape. Annals of Oncology,2017: p. mdx755-mdx755.2. Honjo, T., et al.,Method for treatment of cancer byinhibiting the immunosuppressive signal induced by PD-1. 2009, GooglePatents.3. 知识分子:科学评价不应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|专访陈列平(作者:张洪涛,笔名“一节生姜”。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病理及实验医药系研究副教授,研究领域:癌症的靶向治疗以及免疫治疗。著有科普读物:《吃什么呢?——舌尖上的思考》,《如果舌尖能思考》。可以谈最前沿的医学研究,也可以讲最通俗的故事。本文部分内容发表于“悟空问答”。题图来自诺贝尔奖官网。)

诺奖得主本庶佑,图片来自kyoto-u.ac.jp

编译 | 叶水送

责编 | 陈晓雪

2019年4月,日本诺奖得主本庶佑(Tasuku Honjo)在东京举办新闻发布会,称要与日本小野制药(Ono Pharmaceutical)重新开展合同谈判,以增加他的报酬。2006年他将部分专利转让给小野制药。

但本庶佑是这些专利的真正拥有者吗?恐怕现在要打一个问号。

5月17日,美国波士顿地区法院裁定来自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(Dana-Farber Cancer Institute)的科学家戈登·弗里曼(Gordon Freeman)和克莱夫·伍德(Clive Wood),应作为本庶佑6项肿瘤免疫治疗专利的共同发明人。

2018年,本庶佑凭借在肿瘤免疫领域的突出贡献获得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,已经争议很大。美国波士顿法院的这一裁决,令原本争议的2018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争议更大。

图片 2

波士顿法院首席法官帕蒂·萨里斯(Patti Saris)认为,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提供了清晰以及令人信服的证据,证明弗里曼和伍德是这两个专利的共同发明人。

早在2015年,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就向美国波士顿当地法院提出诉讼请求,以纠正小野制药和本庶佑对6个专利的有所权。